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雷安】他不在的日子里

我坐车坐了好久一直更不了文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写糖!(这篇在车上码的很奇怪,emmm凑合看吧😂

◆果然一不更文就掉粉(废话

        “嗨,安哥,又出去买面包啊?”埃米拿着个苹果迅速地锁上了门,安迷修隐隐听见了“衰仔给我走慢点啊”的叫声。

        隔壁家的埃米每天都在这个点就起床了,这让安迷修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学生压力真的太大了。他的姐姐艾比是个很美丽的小姐,跟安迷修的私交不错。

        当然了安迷修的恶心帅的威力还是没有变,一如既往的……会被小姐讨厌呢。

        “嗯,路上小心点。”

         他跟埃米闲聊了几句就走了,两人都挺忙的,各走各的就行,这也成了习惯了,每天他都这么过。有时候安迷修还会想想要不要做一点改变,后来想想自己连马都没有还是算了吧。

        长叹一口气,安迷修又去那一家他很喜欢的骑士面包店,那里的面包很对他的口味,在上班之前他都会去那里小歇一会儿,就算他需要起得更早。

        这条路他闭着眼睛都会走,没一会儿就到了,旁边有人放鞭炮什么的,好像是有新店开张了,不过安迷修没有注意到。

       再之后去面包店的一路上都是红红的一片,惹得安迷修也不住回头看看是怎样的店铺。突然,他瞳孔一缩,提着的篮子也掉落下来,目光盯着那一抹黑紫色再也收不回来了;他嘴唇微动,无声地喊出了两个字,就像隔了几个世纪的呼唤一般。

        “雷……狮……”

         也许在鞭炮声的掩盖下没人能听见,那么自然也没人注意到安迷修的嘴型。雷狮却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簌地抬起头,看见来人是安迷修后有些尴尬的样子,却又倔强地不愿正眼看他,故意偏过头不理他。

        嗯……对方不领情,那就算了吧。安迷修心里是这么想的,脚下却如被胶水粘着一般,半分都动不得,也移不开眼。

        他注意到雷狮偷偷地瞄了他一眼,状似无奈地呼一口气,手摸着后颈,就像当时一样,大步走到了安迷修面前。

         “进来坐会儿吗?”

——————

         “哇!校园风云人物雷狮和安迷修谈恋爱了诶!”

         “不会吧!哇我就知道他们会一起的155551”

          当安迷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校园里的他认为的“谣言”已经传到了教导主任的耳朵里。

         当天,教导主任就把传闻的中心人物——安迷修,雷狮给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这两人可真是相看两厌啊,一见面,不说话你都看的出来这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感觉。即便如此 ,教导主任依旧不会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想必你们都知道校园里的传闻了吧。说说吧,这个传闻是真是假?”教导主任淡定地喝了杯茶,笑着看面前的两人,真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当然不是了主任!”安迷修往前一步,“在下和这个恶党怎么可能……”

        “是真的,教导主任。”雷狮看起来很不爽,他一把把安迷修揽入怀里,绝对的身高优势让安迷修无法动弹,“我们俩,当然是真的了。怎么……”他眯起了眼睛,“你觉得不妥?”

        “没没没当然没有,问问,问问……”

        “呵,那我们就走了。”

        “您慢走,慢走。”

        安迷修:???到底发生了什么

        “喂,”雷狮叫住安迷修,不知不觉这两个人已经到了雷狮的宿舍门前,安迷修的宿舍刚好就在对面。

        “进来坐会儿吗?”

        这是两个人关系进展的开始。后来呢,雷狮讲述了他如此的原因,并且不容拒绝的告了白,一步到位,真的不愧是雷总。
   
         天天成双成对地出入,真的是虐狗,一群苦逼的大学单身狗就只能看着他们秀恩爱而捶胸顿足,FFF团的声势空前暴涨。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雷狮,最后一天啦,你想去哪里工作?其实在下比较想去凹凸医院。”安迷修回来时捧着一束花,黄色的向日葵,很漂亮。

         “安迷修……”

         “凹凸医院毕竟比较近嘛,而且又是全国最好的医院,那当然还是这里比较好。”
 
         “安……”

          “啊这个向日葵漂亮吗?是我买的的。他说他的花语是……”

         “安迷修!”雷狮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眉看向安迷修,却发现他的脸上满是泪痕,他却还笑着。

         雷狮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啊……怎么了吗?雷狮?”他的手都在颤,向日葵差一点就掉落在地,即便如此,这也就是勉强稳着住了罢了。

         “安迷修……”雷狮低头用手额头,仿佛下了很久的决心才说:“我们分手吧。”

         “啊,好吧。”连一句原因都不问吗?

         雷狮深深地看了安迷修一眼,凑过去又吻了他一下,这才控制住自己,渐渐地远离了安迷修。

         门关上了,向日葵掉了,安迷修也哭了。

——————

         他那个时候没有问清楚为什么分手,现在再要问也问不出口了。

        “咳,那个……”安迷修偷偷看向对面的雷狮,他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优雅地喝着咖啡——如果不是他的手有微不可辨地抖动,安迷修都要以为这个家伙真的这么没心没肺了。“你……还好吗?”

         “好?非常好,把老爹干翻了,自己出来随便碰碰运气,于是我现在就在你面前。”雷狮的回答也依然是火药味十足听着就让人想打的语气,这对安迷修来说何其熟悉。

         “……当年为什么要分手?”
  
          似乎没有想到对面的人会这样直接的问出来,雷狮把目光从咖啡上移开,落在了安迷修通红的脸上,他明白了。

        “安迷修……”雷狮托着脸,戏谑地看着他,“我以为我刚才说过了。”

        “说,说过了?”诶?他刚刚说他把老爹干翻了,那么……

        “是因为你的父亲吗……我还以为,还以为……”原来是这样,仅仅是这样。

         “切,他也是你的父亲啊。”雷狮把安迷修拉到了后门门口,笑着说:

         “进来坐会儿?”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