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雷安】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反复去世

◆  为了我一个抑郁症的同学而写的……写到后面不知道是在写雷安还是我的同学了

◆  不要冲动呀,纵然世界很不美好,但是你死了,就会有其他的人像你一样了呀。所以——

        “给我活下去啊!”

——————

       “安迷修。”

        雷狮难得叫住了这个他一直都看不顺眼的家伙。当然这个家伙也看他不顺眼。他们在学校里就关系不好了。

        其实安迷修每次看到雷狮都会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他说不太清楚,但就是冥冥中觉得,这个人他见过好多次了吧。但是雷狮总是说,我们可是第一次见。

        “你想过死吗?”

         在安迷修在楼梯口停下脚步后,雷狮就看着他的眼睛。

        碧绿啊,真是充满生命力的颜色呢。

         安迷修眉头一跳,这个家伙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了。于是他带着些不耐烦地回道:“好端端地怎么会想着死啊,完全没想过!”

        “哦。”雷狮叼着根草从他身边走过。他的头稍稍低着,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带着的头巾被风吹起,遮挡了他的大部分脸。

        “这话你可记住了。万一真的撑不住了就来你爷爷我这儿哭吧。”

        “哈?!不会有这一天的!还有你才不是我爷爷!”

        雷狮仿佛没听见一般,走得很潇洒,挥手叫卡米尔过来就转个身走了。

       只是那背影,到底是有几分寂寥。

——————

         最近学校里的自杀事件一个接一个的发生了。上次花坛那儿的血迹还没弄干净,这边操场又脏了,真的忙不过来。

        据说他们自杀的原因都是什么学习压力过大或者一次考试失利啊什么的。这也难怪,这所学校是省里数一数二的学校,除了有些“关系户”,剩下的绝对不会是歪瓜裂枣。一点点小事,都会让他们小小的玻璃心破碎。 

        “诶你说我们学校怎么一下就来了两个大事件呢?这里那么好,随便考考就行了嘛。”

         三年A班,毕业班的学生。现在整个学校都在谈论这两件事,这已经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嗨,你以为全都像你一样啊。他们这叫心理承受能力不强。这要换是我,那可绝对不会跳楼。”

         一个女孩子笑嘻嘻地跟旁边的女孩子们说话,她看上去是她们的中心,眼睛不断地瞟着雷狮。

       她喜欢雷狮,这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

       所以她注意到了雷狮的手指僵了一下,并且在安迷修进门的一刻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那边,那种眼神与平常不同,一点都不同,像是欣慰,又有一股决心在里头。

       这两个人……难道不是死对头吗?

       疑问在他心里绕过一圈,把雷狮眼里的心绪都绕没了,她便觉得是自己看错了。更何况这个人又像往常一样对安迷修竖起了中指,那看来是自己看错了。

       就在她转过身去稍有庆幸时,雷狮便把目光投向了她,锐利如刀锋。在这同时也不免觉得自己的心性还不够强,还不能把自己的心思隐藏起来啊……

        没事,多来几次总会好的。

        雷狮看着窗外的阳光明媚的天空这样想着。

        “雷狮……!”

         安迷修看见雷狮看着蓝天出身,突然就一阵心慌,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叫出了声,声线竟还有些颤抖。别说他,就是周围人也被安迷修突然这么焦急地呼喊给吓到了,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坐等吃瓜。

        “……干嘛?”

        雷狮看起来很不耐烦,趴在课桌上懒洋洋地。他一直这样,可他成绩依旧很好,也没什么值得他顾虑的。

        他对面的人不知不觉地把手抬起,又一脸茫然地放下。他说不准自己为什么要叫住雷狮,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就做了这样的动作。

        “不……没什么。”他转身离去。

        这次则到了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背影若有所思了,他隐约地觉得事情好像出了一点偏转,不过看起来还能掌握。

————

         “我回来啦,今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呢。”安迷修一边换鞋一边说,“我好像对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很坏很坏的家伙有点好感了呢。你会不会说我也很坏很坏了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笑着的,尽管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随便拨弄了几下自己的小马时钟,安迷修轻笑了一下,把自己的书包放下躺在床上摆成了一个“大”字。

       “其实这样很舒服呢,就像他说的,‘你这样子躺着,一切烦恼的事都不见了’。”安迷修闭上眼睛,依旧微笑着,“我才知道这是真的。”

        依旧没人回答。

        他也沉默了一会儿,又起来默默地给自己做了晚饭,两人份的。餐桌对面还有一套碗筷,看上去已经蒙上了一层灰。

         “师傅你真该看看他,看着他你就不想死了呢。”安迷修静静地吃着自己的面,“如果你早点看看他就好了,那你就不会从这里摔下了。”

        “我说真的,我昨天看见他,突然就不想死了。”

       那种安静而虔诚的表情又出现在了安迷修的脸上,随着夕阳落下,他给人的感觉愈发宁静。

        “我就想啊,为了雷狮,再多活一天吧。”

        他的心情又愉悦了很多,于是他拿起了一本书。

        “我本想这个冬日就去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

        他一眼就看见了这一段话,不由自主地读了出来。对于他来说,雷狮就好比“和服”呢,只不过他不太适合夏天“穿”。

       “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烛火光芒微微闪动,周围又恢复平静。

————

       “喂。”

       雷狮叫这一声的时候,安迷修恰好回过了头,没想到还真是叫他的。因为雷狮突然就到了他跟前差点把他吓个半死。

         “干、干嘛!你要死啊!”

         安迷修往后退了几步,他觉得雷狮最近好像不同了,那种他熟悉的自由的感觉……怎么说,变淡了。

         就算只是漫不经心地看,雷狮的眼神也依旧如刀锋般锐利。“你……真的没有想过死吗?”

        “当然没有啊!”不知道是受不了那刀割在心上还是被人指着了心窝子……等等好像差不多?反正安迷修稍显慌乱,“你看我的样子,像是会想死吗?”

       他立马弄出了一个笑的样子,手里还比着大拇指。不论是头发还是其它什么,他都活像当年上世纪几十年代的非主流。

       “安迷修,”雷狮盯了几秒就离开了,“你这个样子好傻逼哦。”

        “……雷狮!!”

        真是的,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喜欢干这些讨厌的事!

        安迷修最近才升起的好感又消失了,但是不得不说,每次看见雷狮这样子,原本昨天就决定今天要死去,突然又想多活一天了。嗯…就好像“和服”一样。

       那么,对雷狮没有好感,对“和服”先生还是有好感的吧?

        “和服先生”这个词不知道为什么承包了他的笑点。难得的,他这一路上,在没有人的地方也还在笑着。

        那么,明天也要撑着我活下去啊,“和服先生”。

       对于他来说,路面都仿佛随着他的跳动而舞动起来,风穿过树叶的沙沙声为他伴奏,他眼前所见一切具是生命力旺盛的,是真是存在着的东西啊。

       就像我一样,是真实存在的啊。

       安迷修很喜欢风,那种仿佛能够洗涤心灵的大风他更是喜欢。有时候风里面会夹着几丝雨,他便把它当做了上天给他送的一点小礼物。

        “生命真美好啊!”他说。

————

        雷狮最近越来越不对劲。虽说无故旷课我们的班主任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以往还会给个理由啥的,最近连理由都不说了。但是他也不好去问,难道要他跟人家说“你家小孩今次旷课怎么没理由啊?”那他就成了笑话。

       “这样可不行啊。”班主任思考一番,决定还是让他眼中的优秀学生——安迷修去叫一下这个问题生吧。

        刚好第二天是星期六,放个假还挺高兴,而且还能看到雷狮,安迷修觉得心情又好了起来,一路上都哼着歌,篮子里的水果都一蹦一蹦地。

        感觉就算是到医院里都不会伤心呢。

        很快就到了雷狮的家,他还第一次见。实在是没想到他家这么有钱,他一直以为那些痞痞的学生都是没多少钱的。但是这么大的房子……不是一般的有钱啊。

         敲门之后开门的自然是卡米尔,雷狮的弟弟。安迷修经常见他,是一个很喜欢吃甜食的甜甜的小男孩呢。而且每天都带着自己的围巾,只围着自己的大哥转,连安迷修都羡慕雷狮怎么就有一个这么好的弟弟。

        “卡米尔,你哥哥在吗?”安迷修把篮子提起,“他最近都没来上学,我带点水果来看看他。”

        卡米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把围巾又往上挪了一点,安迷修差点以为他还要带个墨镜。然后就看见他侧着身子,对安迷修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道:“大嫂请进。”

         大……嫂?!

        什么诡异的称呼?!

        安迷修装做没有听见的样子,卡米尔把他领到了雷狮的房门外就停下了脚步,面带担忧地说:“大哥他最近比较奇怪,除了一日三餐我基本就没看见他出来。他是我的大哥,我当然不会强求他,但是这个样子让人很担忧。可能你去的话他会比较开心吧。”

        他把钥匙放到了安迷修的手中就走了,安迷修隐隐听见了抽泣的声音,不知道是门内的还是门外的。按照雷狮的性格,应该不会哭吧。

        安迷修看着眼前华丽精致的门微微出神。

       这门是真的好看啊,也很结实。结实到外面的人不能轻易进去,里面的人也不能轻易进来。仿佛要等到表面的浮华都散尽时,那门才会稍稍地放松一下,让真正的自由出来。

        好吧好吧,在下来试试吧。

        “……恶党?雷狮?你还好吗?”他顺势敲了敲门。

        都半天了还没开门,安迷修听见了一点悉悉索索的声音。于是安迷修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结果门一下子打开,他刚好就扑倒了雷狮的怀里。

        “……安迷修,我还第一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人。”雷狮的手不知道该放哪儿,想抱他却又把他推开,故作嫌恶地擦了擦手。“你来找我干嘛?”

        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和对一切都不甚在意的样子,但是安迷修很明显的感觉,有什么不同了。

        雷狮的房间不像安迷修想象的那样乱糟糟的,反而异常的整洁,这样看来以后就算和雷狮一起过也不会很难过了。

        这样的想法让安迷修稍显尴尬,然而雷狮并不知道他哪来的尴尬。

        “喂,你还没回答我问题。”雷狮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下,看上去竟有几分优雅,很难想象这是个不良头子。不过奇怪的是,他看上去不像一道惊雷,更像是安静的春雷了。

        “啊……就是这个,”安迷修把水果篮放在他的桌子上,“来看看你。”

        雷狮抬头看着他。

        难以言喻的眼神,就像是在做什么抉择的样子,那种莫名其妙的不舍充斥着安迷修的全身,让他无法说出“我先走啦”这样的话。

       “嗯……你最近还好吧?”

       “好得很,”雷狮闭上了眼,嘴边的笑意若有若无,“起码比你好。”

        啧,这家伙。

        “……按这个样子来看,我觉得我比你好多了。”安迷修小声嘟囔道。

        “哦,你这样觉得就好。”

        又是他听不懂的话,这家伙说的话越来越让人听不懂了。

        一切复又归于沉默。雷狮睁开了眼,就好像刚睡醒一样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安迷修,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完全不想哭。”

        想啊。

        “哦,”雷狮打了个哈欠,摆摆手让安迷修出去,“希望吧。你快走你快走。”

         莫名其妙地被雷狮推出了门,安迷修看着身后的门,脸上也是一样的茫然不知所措。

        “真是,还真的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安迷修收拾了一下衣服,对卡米尔说:“卡卡,走啦,拜拜。”

         “嗯,有空还来。”

         这语气之敷衍,让安迷修觉得这句话就是“你可别再来了”一样。

        总之,看见雷狮了还是很开心啊,现在比刚才更开心了。但是一种微妙的不安在他心中悄然萌发。

————

        最近的坏心情来的快去的也快,雷狮每天都会来学校。一看到他,我就好开心,开心到把自己想死的这件事忘掉了。

       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每一天都看见了我的“和服先生”,每一天都穿着这样的和服姑且活了一日又一日。只不过他最近有些奇怪,看上去真的安静了好多。甚至还被新生送了个“忧郁小王子”的称号(笑)。

        但是每一天的开心,换来的是又一次看见雷狮之后的不安。心里的一个声音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感觉也越来越强。但是只要看见雷狮,就感觉平静了很多。

        时光继续吧,让我再活多几日,让我还能撑一会儿。

                                                             安迷修

                                                              4月9日

————

         第二天安迷修去上学的时候,学校门口几乎被围的水泄不通,很多辆警车都停在门口。教学楼下的人尤其多,有很多人在呼唤,但是安迷修听到的更多是——

         “他不敢的。你看他敢不敢真跳。”

         这样的话让安迷修皱起了眉头,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不过……在教学楼上的人让他很担心啊。

        他抬头望向教学楼,那顶上的人看得不甚清楚。突然的,他的心跳声越来越大,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朝那个方向跑去了。

        那是谁啊……看上去挺高的,还带着头巾呢。我们学校带头巾的……

        安迷修瞳孔一缩。

        ——雷狮?!

        他疯了似的往教学楼跑去,所幸离门口不算太远,待他气喘吁吁地赶到的时候,雷狮还没跳下去。

       但是让他心寒的是,底下却有一大堆人在起哄。

        “雷狮!你给我下来!”

        安迷修用了最大的力气把这一声吼了出来,不知道雷狮有没有听到。虽然他看不清雷狮的样子,可是安迷修就是觉得,他在笑。

        “你是傻逼吗?都说万一真的撑不住了就来你爷爷我这儿哭,你当没听见吗?”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听得见他的话,旁边的人看上去都没听到。但是这个人在这个时候还在开玩笑,真是让人受不了。

         “快点下来。”

        “……安迷修,怎么每次你都要把这些事情全部埋在心里。如果没有我,你是不是早就想去死了?!”

        雷狮的声音难得的颤抖了一点,纵然只有安迷修听见。

         “第一次,你从这里跳下去。”雷狮指着自己脚下的楼。“我受不了啊,也跟着走,没想到神给了我机会。”

        他的笑容越来越深。“你知道是什么机会吗?”

        安迷修不敢听下去。

        “他说,你的负能不能消去,但是,他可以变成我的。只要你见到我一次,你所有的负能都会变成我的。所以……你看到我,可能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吧。”

        “纵然我这样会很痛苦,但是一想到你,我还是主动出现在你面前了。”

        “只要你没有负能,这个轮回就会终止,我们都不会死。但是我轮回了一次又一次,每次你的负能都这么多。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不肯倾泻出来。我就只能无奈地看着你一次又一次,像精灵一样从这里掉落。”

       安迷修突然往教学楼冲去,爬楼梯的速度是他有生以来最快的。

        “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你的负能变成了我的,那么只要我死去,你也不会有负能了。于是我就一次又一次地,在吸收完你的负能时,从这里掉落。”

        “我原以为结束了,没想到轮回复又开始,我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掉落。开始,又掉落。我觉得我自己都快有负能了。”

        “我第一次说出来,反正你也不会记得的。我自己都不记得是多少次了……”

         “513次!”

         安迷修跑到了顶楼,这次他没有迟到。而且好像想通了什么。

        “你不记得我记得!你给我下来!我……”安迷修抑制住了自己的眼泪,“我想起来了!513次!有410次,你倒下在我面前。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还要轮回吗?”

        雷狮茫然地摇了摇头。

        “因为你死了之后我的负能更大啊笨蛋!”安迷修冲上去抱住了雷狮,“只要你没有死,我就完全不想死了啊!”

        “才不是因为什么神!是因为你啊!是你!”

        “你怎么现在才说啊!”

        安迷修的眼泪已经抑制不住了,他便只能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雷狮身上的负能,这一瞬间也好像消失了一样。他陪着安迷修慢慢地下去,却面对了一堆人的指责。

        “哈哈,你看,他就是不敢嘛。”“诶,我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

        你看,就是这些人啊。他们明明什么都不懂啊。

       还好,还好,他们可以互相做对方的“和服先生”了啊。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