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善良的恶魔与罪恶的天使•第九章 海市蜃楼

       “那次还差点着了你旁边那位的道呢。”  

        雷狮看着杯里的茶叶渐渐下沉,突然就回想起了一年前的事。

        

        黄沙漫天,戈壁随处可见,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步履蹒跚的在一个小沙丘上走着。

        “呼,傻逼骑士,还有多久才到啊。”

        雷狮把自己的翅膀往头上一遮,就着这一点清凉微微放松身体。纵然是高贵的八翼天使,在这烈日下也承受不住。

        他给自己施了个小降雨术,刚好罩住他和安迷修,小范围的雨滴落下,顿时让两人清凉不少。然而那些小雨滴一碰到二人脚下的沙子就瞬间蒸发,那一点雨也忽然不见了,似乎也被这烈日给吸了去。

        “你不是在人间很熟吗?怎么还没走出去。”雷狮看了安迷修一眼,嘴上虽在嘲讽 眼里却透露出一点疑惑。

        他们走了大概有一天了,这太阳,竟一直没有落下。

        这太反常了。

        “嗯……雷狮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点奇怪?”

        安迷修想了一会,看向雷狮,正寻求着他的意见。

        嗯……似乎还挺依赖我的?看来这一年没白陪他走。想到这,雷狮嘴角上扬了一些,心情颇好的说:“本大爷早就发现了,这一路上也做了一点试探。这里不禁止法术,但消散的很快,长时间使用法力很快就会没力。更何况还有这该死的太阳。”

        “是结界么,那看来……只能直接打出去了。”安迷修想了一会儿,展开了他的翅膀。

        雷狮看了他一会儿,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仔细看了一会他的翅膀,忽而惊喜地道:“你是八翼的!”

         安迷修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这是看雷狮的惊喜也没有很慌乱,反倒带着一丢丢得意的说:“这个等下再解释。既然这里是类似于一个结界的东西,那应该也不会被发现。”

        太好了,太好了!雷狮很开心,还好安迷修不是四翼,不然他可要愧疚好久了。毕竟如果安迷修到魔界只有四翼的话,想来想去都只有是他的错了。

         “恶党你想什么呢?还不过来帮忙。既然这太阳一直不落,那就让它手动落下!”

        安迷修拿起双剑,凝晶和流焱在他手中闪着寒光,顿时间这世界就有些扭曲,似乎有些不堪重负。

        这就是安迷修全盛的状态。

         “嘁,怎么能让风头全被傻逼骑士抢去。还是看本大爷的吧。”

         雷狮对着自己的手掌吹了一口气,拿起雷神之锤,其中的能量似乎快要溢出,风云都为之变色,阵阵乌云笼罩其上,竟是带着蓄力的。

        “恶党,真是深藏不露,竟然早有准备。那在下也不能输给你啊!”

         “哼,还是来让我看看八翼的你有多强吧。万一你输了可有人会说我欺负仗着身份欺负四翼小孩。”

        安迷修额头上的青筋都显露出来了,显然有些被气到了,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奇观,或许他也只有在雷狮面前会收敛不住。

         “……恶党要不我们先打一架吧。”

         “哈,当然……”

         “不行!”

         雷狮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接着四周扭曲的更大了。他一皱眉,正想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身边就突然变了一个样。

         他和安迷修竟然一个森林中,眼前有两个人。一个看起来十分冷漠,跟芦荟似的,雷狮当场断定这跟安迷修一个类型(恶心帅)。

        另一个正挫败的坐在地上,一头金发,嘴里一直在碎碎念。

        安迷修离得近,静心听了一下,大概是“他们怎么么厉害啊”“我第一次用矢量做幻境就失败了”“果然我还是玩箭头算了”

        然后他就看见那芦荟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无奈之色,轻声安慰金头发那小子。

        安迷修和雷狮觉得被秀了一脸。

        那两人这时候倒想起他们了。金发的换上了一副正经脸,道:“咳,我本来是在这里练习我的能力的,既然你们俩来了我就试验一下。我没打算害死你们的,可谁知道你们这么厉害。早知道我就不玩了。”

         他说话声音到后面越来越小,但雷狮和安迷修也是听清楚了。

         “我旁边的是我的发小格瑞!他超级厉害!人超级好!”(不愧是第一瑞吹)

         “咳。”

          格瑞清咳一声打断金的话,对他们说:“既然是金不小心,那你们来我的小店休息一下吧,虽然不大,总还是住的人的。”说罢就带着金走到了前面,示意他们跟着。

        “有好处不要白不要。”

        雷狮倒是无所谓,他野惯了,没在意什么其他的事情。然而安迷修那句“不用了我们还要赶路”就被硬生生得掐死在喉咙里。

         你就不能慢点吗!?

         虽然安迷修这么想着,但还是跟着雷狮走了。

         他才不是因为担心雷狮才跟着的呢!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