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2018绿谷出久总受第七十九天/轰出胜】今天的地府也是生机勃勃的呢

◆哦吼吼早就想写的轰出胜大三角……!

◆暴躁黑无常闷骚白无常了解一下

◆正常判官表示害怕.jpg

那个双眼冒光的小女鬼是我了

◆沙雕OOC欢乐现场

————

我想我小时候是害怕鬼魂的。在我眼里,他们狰狞无比。所以每日我都用被子蒙着头睡觉。那个时候我才四岁多吧,正是最怕鬼的时候。然而蒙着头之后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直接把被子给扯下来,嘴里喊道:

“喂!你想死吗?!真是废物!”

???你这样我很害怕啊

这一番话不出意外地使我把被子抓得更紧了,然后就听见旁边又有一个声音直接把我刚刚听到的那个暴躁的人劝了下来:

“干活。”

“阴阳脸你不想和老子一起出任务就直说。”

“好吧,我不想和你出任务。”

我还是不敢出声,就在被窝里颤抖着,直到一阵爆破声结束很久之后,没了人声,我才敢出来。最吓人的是,房间里一直只有我一个人。

“妈妈!!!有有有有鬼啊!好阔怕!!”

这一件事给我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导致我经常“听见”他们说话——当然,医生说这是幻听了。总之从刚开始的害怕到习惯了这样的声音,我用的时间还是蛮久的。笼统的来说就是……在长大之后发现的吧。

有些人比鬼还恐怖,尽管他们穿戴齐整,人模人样的。

虽然我听到的那两个声音是鬼发出来的,但我就是觉得他们不应该是想我所想的那样是面目狰狞的,最起码他们在我心目中比人还像人。尽管人类衣冠楚楚的,却还是会在夜晚蒙着被子怕起比它们更像人的鬼来。

也许这就是人类吧......

我叹息一声,这街道上寂静无比,想来是一到鬼节个个都不敢出来,于是我的叹息就显得格外明显。说实话我还挺想变成鬼的,起码比待在人类的世界漫无目的的生活好多了。

好久没有听过的两个人对话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就这家伙吧,今天难得有个人出来。”

“阴阳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那你就阻止我啊。”

“哼。”

好奇怪,脑子里空空......

绿谷出久不明不白的就成了欢乐地府的一员,并且刚下去就有鬼给了他一个爱的爆爆——

“嘣——”

“你小子清醒一点,你现在被任命为判官了听到了吗?!”

啊,这熟悉的声音,不就是经常在他耳边说话的那两个人之中的一个吗。

绿谷出久这才细细观察起眼前的家伙,果然和他所料不差,是一个很帅气的人。就是他的表情...一言难尽,头发看起来就很暴躁,他身着看上去古朴典雅的日式和服,颜色是如墨一般的黑,有几朵白色的细线描绘的花在他的衣服上绽放。旁边的人应该就是他嘴里说的“阴阳脸”——头发半边白半边红,有点诡异却莫名的帅气,似乎是个面瘫,他身上穿着的是与旁边的人相反的和服,白色的和服,细线描绘的黑色花朵,清冷的气质一览无遗。

看上去好像是黑白无常?不过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白无常并没有长得要死的舌头吗,也没有看见哭丧棒什么的,。

“喂!你在发什么呆?!”

熟悉的爆破声再次响起,绿谷出久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却并没有受到什么伤。

难道说变成了鬼之后pass一切物理攻击???

绿谷出久睁开眼,才发现是有一堵冰墙在他面前挡住了攻击,这冰墙的主人说道:

“爆豪,你太急躁了。”果然还是比不过我。

“哈?!你......”

“我叫轰焦冻,虽然知道你之前听到过我们的声音但是我还是有必要重复一下,”他突然凑到绿谷出久的跟前严肃地说道:“我不叫阴阳脸。”

原、原来是怕被人认为自己叫阴阳脸吗?莫名的天然呢......

“那边那个是爆豪胜己。如你所见,我们是黑无常和白无常。”

“哼,然后你这个废物被我们抓过来替补上一个废物的判官位置,你还挺倒霉的。”

轰焦冻明显还没有说完,爆豪就把话头飞快的抢了过去,两个人...鬼之间的气氛愈发紧张起来,当然绿谷出久并不知道这样针锋相对的景况是因为谁。

废物也是个中性词吧.....

绿谷出久这样想着,勉勉强强的让自己好受了些。就是突然被变成鬼稍有不习惯罢了。某种情况下这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一桩心愿吧。

“嗯...那个,我叫绿谷出久,以后就是判官了是吧。我要做些什么呢?”

轰焦冻上前一步,把爆豪胜己完美挡住。后者很不爽的要上前把轰焦冻推开,却听见轰焦冻说:

“你跟上任判官不熟,职务这方面当然是我熟悉一些。”所以你就拜拜吧。

虽然很不爽但是这的确是事实,爆豪只得“嘁”地撇撇嘴,眯着眼睛盯着绿谷出久。

“好人添寿,坏人被罚。总之注意要绝对公正就是了,不是很麻烦的。”

在用一大堆规则让绿谷出久晕头转向后,轰焦冻总结了这样的短短一句话。绿谷出久真的觉得最后那一句安慰什么作用都没有。

“嗯!我会努力做到最好的!”

整个地府都知道来了个新判官,长得很可爱,说话声音又好听,导致很多人都想留在地府不回去了,最后还是靠着黑无常的爱的爆爆才含泪跑去投胎。白无常甚至专门在判官府搞了一堵冰墙,完全隔绝了刚上来的地府新人接触小判官。

爆豪,真好使。

虽然说官方给出的解释是:保证投胎的秩序如往常一般持续稳定的发展,努力打造为鬼魂服务的优良新型地府。同时要为新上任的判官把好关,尽快培养成创新型人才。

但是地府女鬼们根本不买帐。

无论你到哪一条街道,都会听见一些打扮的很好的小女鬼双眼冒光的讨论起来“你吃轰出还是胜出”诸如此类的问题,就是原本不了解的,被她们热切的拉着讨论一波就会变成轰出女鬼、胜出女鬼或者轰出胜女鬼。

当然,没有鬼会认为那个软软萌萌的小判官会在左位。

对了这里提一下,现在的地府已经不是之前人们想象中的地府了,才不会全都是骷髅啊血啊什么的,更多的是清新的空气,干净整洁的道路,你在理论上的夜晚还可以看见一些留守老年女鬼跳起现在流行的广场舞。

并且之前的地府还会强制要求鬼投胎,现在只要你考到了地府居住资格证,在地府开些小本经济自己赚冥币,共同建造美丽地府就成。虽然没有多少人会留下但是现在鬼越来越多了也是个好事,更加......生机勃勃?

甚至还有地府F4出现——轰焦冻,爆豪胜己,最近新加入的判官绿谷出久,还有为了地府操碎了心的十殿阎罗之一的欧鲁迈特!

据说爆豪胜己已经因为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事而经常动用他爱的爆爆,但是引人深思的是那些收到了爆爆的都是轰出女鬼,而且最近很多轰出女鬼或者胜出女鬼都被逼去投胎了。

嗯……两个无常之间的斗争啊……

————

绿谷出久最近很惆怅,他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有一堆女鬼在他身边喊“小久好可爱”。

而且,每天轰焦冻和爆豪都会到他这里来,美其名曰“辅导新人”。然而他耳边的爆破声就没停过。他一度怀疑这两个无常怕不是成了无业游魂了吧。

“那个……小胜,你别这样啦……”

某一次爆豪又勾了一波魂到绿谷面前,并且凶神恶煞一般的站在绿谷旁边,真的是比阎王还要阎王,搞得底下的新魂都不敢说话。

“你这样我的业绩就上不去了啊……”

现在日子过得久了,绿谷也知道业绩上不去是多大的一件事了,现在地府鼓励各级官员多干活,程序尽量变少,所以这样是要被惩罚的。少则面壁思过,多则地狱一日游。

“嗯,所以绿谷还是不要离黑无常那么近了。”一直在旁边的轰焦冻又离绿谷近了一点。

“哈?阴阳脸你再说一遍???”

“那个……别吵了QAQ为什么你们总是吵架呢。”

“……”

绿谷你到底是有多迟钝啊!

两个家伙难得意见这么统一,同时收了声音,在一旁看着绿谷审判鬼魂。这一番话连新鬼都听得懂了。

审判完之后绿谷舒了一口气,最近的每一次审判都像玩惊险游戏似的,每完成一次都要千恩万谢,感慨自己福大命大。然后他听见一些选择留下的生前做了好事的鬼说:

“嗯……祝福你们啊。”

???啥意思

绿谷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渐行渐远,又一脸懵逼的看着轰君和小胜越来越近。

绿谷你可长点心吧!

今天的地府也一如既往地生机勃勃呢。

————

说不定会有后续……当然看我的肝力吧😂

等我有了后续再开新的合集吧(懒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