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君安否•贰 雷王这一家

        我写的好欢快(沙雕)啊😂
        我大概是离猝死不远了_(:з」∠)_
        那么接下来进入正题!!!




        雷狮的身法很快,很轻。在竹叶上跳动之时竹子只是微微颤动,但竹叶依旧会大幅度地往下动。但雷狮才七岁就已经达到这种地步,可见只要再多练他十年,怕是连竹叶都不会颤了。

        可是,到底还是要再多练十年!

        安将军及其余侍卫纵然可以拦下雷狮,但碍于他的身份不能轻举妄动,但是安迷修敢,“他还是个孩子”嘛。而且,安迷修在西方避难这几年,身边的暗卫自然会遵照将军的吩咐教安迷修武功。那么安迷修的轻功自然也不比雷狮差——安迷修,可也是个练武奇才!

        安迷修看出来雷狮下一步要落脚的地方,抢先一步纵身一跃,正巧拦到雷狮面前,就要被安迷修撞个正着。这是雷狮脚腕一转,往右边的竹子一跳,身体同时一侧,刚好躲过安迷修伸过来抓他的手。

        毕竟还是小孩子的心性,雷狮对着安迷修做了个鬼脸,得意一笑后跳到了最高的竹子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安迷修,眉毛一挑,似是挑衅。

        安迷修也没比雷狮大多少,他当然也很吃这一套。当下也跳到了与雷狮落脚的竹子差不多高的一根竹子,跟雷狮四目相对,眼中的火花不言而喻。

        啧,这些事就让这两个小屁孩自己解决吧,还剩的麻烦。

        安将军是个粗人,一撂挑子就坐在了一旁的亭子里,准备细细欣赏自家儿子的功夫,把他和自己小时候比一比,看这小家伙是否真能继承大业。

  

        “你不是武功很厉害吗?小爷比你还小一岁,你还抢不到小爷手里的玉佩?羞不羞啊。”

        雷狮其人,兴趣一来总想搞点事,仗着自己武功比别的小朋友厉害(我想笑)就经常这么欺负他们拿他们东西,就像现在这样。所以这差不多时一种“迎新仪式”——京城里的世家公子们只要是刚刚回来的,就一定会被他“照顾”一番。然后让雷王给他擦屁股。

        所以雷狮嚣张惯了,难得看见一个武功厉害的就忍不住想比试一下,看自己是不是“天下无敌”。

        

        安迷修听得这话不是很想搭理他,他心底里也有着自己的高傲,但出与礼貌,安迷修还是拱手回了他:“雷二少爷,这玉佩于在下的父亲很重要,恳请你将他还给在下。”

       这话说的句句在理,可雷狮会管?他巴不得安迷修跟他动手,朗声回到:“到了小爷手里的东西,都得自己凭本事拿回去。这是规矩!”

        “那就别怪在下出手太重了!”

        “哈哈,你也别怪小爷下手没个轻重!”

        “雷狮你给本王下来!”一个雄浑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俩的激情(?)对战,仅凭声音就将他们震了下来,可见其内力之深厚。

        安将军也站了起来,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袍,对着那雄浑声音的主人行礼道:“参见雷王殿下。难得您来一次就遇上了这样的事。”

        这话……

        雷王思忖了一下,将安将军扶了起来,笑道:“本王那不成器的儿子又在捣乱了,先给将军赔个不是。”

       安将军忙道“不敢不敢”,然后把摔到地上正在揉自己臀部的安迷修叫了过来。雷狮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反而嬉皮笑脸的走到了雷王的面前,丝毫不怕挨打之类的——他也不是第一次遇着这个情况了。

        “把你拿的东西还给安将军!”雷王还没来多久,首先就确定了自己儿子又拿了东西,这个套路他熟的不能再熟了。

        “小爷让他自己来拿的,是你打断了我们,不然说不定这时候他已经拿到了呢。”雷狮翻了个白眼,把怀中玉佩随手丢到安迷修手上,倒让安迷修有点不知所措了,慢了半拍才接着。

        雷王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拔出身边侍卫的佩剑就冲上去:“你个小兔崽子还反了天了!你老子我容易吗每次都给你擦屁股!”

        雷狮一说出口就立马跑开了,被雷王追着还不忘回头反驳:“都说了是他们没本事!你你大可不必帮我!”

        “你明日就给我去上学堂!得好好教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规矩!”

        “小爷就是真正的规矩!”

        “嘿你个小兔崽子……”

         看着这两父子在自己院子里追着跑,安将军觉得自己的院子小命不保。于是冲上去拦住雷王:“雷王殿下,雷二公子还小,就别一般见识了。这不也没什么损失吗。”你们在打下去就有损失了。

        雷王听罢停了下来,雷狮也不逃了,说了一声:“小爷先回去了!老头子你随便。”就走了。气的雷王差点就没冲上去弄死这小子。

        “唉,是本王太惯着他了,你们家阿修就挺好的,听话。赶明儿去上学堂要好好教本王那无法无天的儿子啊。”雷王如此感慨。

        “在下会尽全力的。”安迷修学着自己父亲刚才所行的礼,十分正经地对着雷王做了个学的不甚相似的礼。倒惹得雷王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也就随口一说,这么认真干嘛呢?

       安将军觉察出此时气氛,出言化解尴尬:“雷王殿下倒是真性情。”

       “哼,那叫什么真性情。本王要回去好好收拾一下他,就不多留了。安将军留步吧。”雷王也听出来他言语里的意思了。

        “好,恭送雷王殿下。”

        安迷修也有样学样的做了个送行礼,让安将军觉得好笑。便把安迷修叫到一旁特训——明天上课要是还是如此不知礼的话,还不知要被那老头怎么在背后说我骠骑将军府的家教如何呢。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