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君安否•叁 学堂

        立冬的第二日,也就是安迷修回到长安的第二日,他被送去了太学研习儒家经典。

        上马车前,安将军这么一个在战场上说一不二的汉子,像个老妈子一样抓着安迷修的手跟他说各种事情。啰啰嗦嗦的,连安夫人都看不下去了,把他直接拉进房里,眼不见为净。

        “其实,爹爹他,只是想与兄长,多说几句话。”刚才那个站在安将军身旁的蓝发小姑娘这样说道。她看起来才六岁的样子,但是已经可以看得出来自己爹爹的心思了,可见也是个玲珑心思的人。

        这个出声的小姑娘就是安迷修的妹妹,安莉洁。听说出生之时四周忽然变冷,连皇宫中的人都感受到了。查清楚后就派了人到安府仔细问问,没啥异常,也就没管。

        待到她长的大了一点之后,;安将军惊奇的发现,自己这个小女儿的头发竟是蓝色的。做父母的当然担忧自己的孩子,于是去请了个远近闻名的道士来算命。

        那老道还有点本事,看了一眼问了一下安莉洁出生时的情况,就说道:“此女懂事后可看透天机,命格极佳,是生来就要做人上人的人。啧啧,带寒气出生,有属阴,这风寒之气定是害不得她的,保管之后无病无灾啊。”

         安夫人大喜过望,当场赏了一大笔银子给那老道。宫里头的人听闻此事,又叫另一个很有些道行的和尚算了一下,果然无异。皇后很高兴,当场便收她为义女,封了个天机公主,在这个国家啊那可是就圣女。

        唉,自家妹妹这么厉害,外人一提起总要说一说她,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想起在下。

        安迷修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与安莉洁道别,翻身上了马车。一路上颠颠簸簸,他也没像那些娇弱的公子哥一样哭爹喊娘的。他在脑中过了一遍自己在西方时所学与父亲告别时所说的“注意事项”之后,便开始闭目养神——前头还有个大麻烦在等着他呢。

        父亲说,来给他们教书的是这太学中最有风趣的博士,早已娶了妻子。他教书教的极好,据说那朝堂上厉害的人物有一半是他教出来的。“天下名臣多如毛,其中半数出鬼狐”也正是说他——鬼狐天冲博士的。

        希望第一天不要出什么意外吧。最好……别跟那家伙坐在一起。

       安迷修默默祈祷着,轻声说了句“阿门”,便如英勇就义般走进了学堂之中。一推门,他就知错了。

        “安大公子,好巧啊。”

         雷狮坐在一进门就可以看到的那个红木案上,此时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毛笔在纸上不知写什么,旁边还能坐一个人。而他此时正笑吟吟的看着僵在门外安迷修。

         这下可真是……有大麻烦了。

         安迷修没理雷狮,四顾看了看,各种人都有。有个人一直跟在另一个人后面叫“格瑞”,有个看起来很小但是一脸不屑,还有个星星胎记在脸上。但是不管他看向哪里,不管那人有多古怪,他都没有看到空座位。

         ……不会吧。

         安迷修砖头看向雷狮,见雷狮露出了得意带着挑衅的表情,便知道这多半是某人的手笔了。

        他想了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就毫不客气的直接坐上雷狮右边的软垫,道:“雷二公子,真巧。”然后正襟危坐,不再说话。 

        “怎么?怀疑是我安排的?这些人小爷可一个都叫不动。那个星星的暂且不提,是个皇子:就光是那个跟在人后面的家伙,是太尉的儿子,小爷也不是说动就动的。”

        雷狮挑眉看他一眼,仿佛在嘲笑他连这个都不知道,然后往口袋里抓了一把瓜子磕了起来,毕竟他也不怕。

        安迷修也懒得理他。

          “咳咳,各位公子们,鄙人从今往后教你们五经,还望认真听讲。”




我才发现老福特一百粉了(ntm
那么来点梗吧~
凹凸的cp随便挑啊(瘫
如果有人来点的话_(:з」∠)_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