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雷安】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天神雷X守楼人安

◆对又是看《泰戈尔诗选》想到的

我吹爆泰戈尔(误

◆同时也很喜欢标题的这句诗www两个一结合,这篇文就出来啦~

      “以后都会是太平盛世啊!”一个看起来是儒生的人在京都的一个小茶馆中以茶代酒,向旁边坐着跟他一样打扮的人感叹道。

        他旁边的人也捧着杯茶,小心的抿了几口,道:“李兄何出此言啊?”

       儒生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嘲笑他的无知。他抬手一指,目光穿过拥挤的人群,闹市的喧嚣,朱红的高墙,直直地望向那座神秘的高楼。

        “那就是我朝的‘摘星楼’。自从建了它呀,我朝歌舞升平,胜战不断。它就是太平的象征啊。那里头有个守楼人,他每年都会在最高的那一层祈祷,祈求第二年的太平。诶悄悄跟你说,”他左右看了看,凑近身边人的耳朵道:

       “听说啊,那守楼人在楼建起时,便在里头守楼了,几百年了,年轻如故。我们都猜测他可能是这楼成的精怪呢!”

        “啊!那这……!”

        “嘘——”那人又往后靠,伸了个懒腰,“慎言,慎言……”

         摘星楼,手可摘星辰,自然建的要高。可高处不胜寒,没几个人愿意用一生来这守着这么个无聊的高楼。他们都觉得,会守楼的,那必然是个傻子。

        安迷修成了这个傻子。

        他不知道他从何而来,他只知道他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这座高高的,富丽堂皇的楼。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楼对他很重要,所以他自愿来当这个傻子。

       没人看好他,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岁的小孩,能干什么事?不过一天就会哭着回家找妈妈。

        让人惊奇的是,这样的傻事,他坚持了几十年。没有人看到他出来,也没有人见过他的样貌。真正见过他的只有每年会在守楼人祈祷时远远观看的国王。

        一年又一年,身边的人都在变老、死去,只有他仍是少年的模样。他多多少少也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过了很久,没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个自愿守楼的小男孩,他们都死了。

        然后安迷修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这楼里,有时他会觉得无聊,不喜喝酒的他偶尔也会小酌几杯,以代浇愁。

        唯一能让他的日子有点盼头的,就是一年一度的祈祷仪式了。到得那天,安迷修会通过星辰与天神对话,以求一年的风调雨顺。

        其实祈祷式没有什么多话讲,之所以仪式那么长,都是因为安迷修和天神唠嗑。

       天神在第一年告诉他,他叫雷狮,并从摘星楼的顶部汇聚出现,从此一见误终身。

         身为天神,他的面容首先就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其次他身上的戾气,眼中的蔑视一切的神色都让安迷修觉得——他天生就是一个掠夺者。

        后来的渐渐相处中,安迷修和雷狮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偶尔会在摘星楼的小结界中打一架,打完又喘着气惺惺相惜,关系还不错——即使安迷修根本就抵挡不住偶尔耍赖使用神力的雷狮。

       

        摘星楼是黑暗的,雷狮是光明的,他在黑暗中看到了唯一的光。

     

       “在一切奋斗中你将得到胜利。你留下永生与我做伴,我将以我的一切给你加冕。我带着你的宝剑来斩断你的羁勒,在世界上你将没有畏惧。”

        这是每一届国王换届时,安迷修作为守楼人,摘星楼的代表所说的致辞。同时也是天神在他成为守楼人时说的话——不过他改了一点。

       据说这也是雷狮被加冕为天神时的致辞。

       每次他说完时,他就知道自己又要回到好几年的黑暗当中,待到每年的第一天再见这个他完全陌生的人,体验到一年中难得的光明。

     

        “诶,雷狮。”第一百二十四年的第一天,安迷修心里想,“你说,我什么时候会死呢?”

         他对面的天神手里还拿着根烤串,这些被称为垃圾食品的东西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神吃的还蛮香的。

        听闻这话雷狮瞥了他一眼,带着一点嘲笑的回道:“老子还头一回见过不想活着倒想死的人——你想这个干嘛?”

        我也第一次见过这么接地气的天神。安迷修在心里吐槽,随即又想到他只见过这一位天神,指不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呢。

        “这样活着,还不如去死哩。”安迷修躺倒在摘星楼结界的地板上,“我可不想整年整年的在黑暗中过活。你看看你多好啊。”

        “我?我过的可不好。”雷狮随口回了一句,没再说话。

        这场一年一度的会面最终以沉默结束,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知道了什么,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

         第一百二十五年。雷狮心想,又可以看见安迷修那个守楼的傻逼了,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今年就把他带到天上,让他过过这中光明的生活。

        雷狮在每一年的第一天都很高兴,这次甚至还是唱着歌去的——以后就可以天天看见他啦。

        直到他看见了守楼人。

        “……安迷修呢?”面前的小人酷似他初次见的安迷修,但是雷狮通过气息中细微的差别,确定了这不是他,也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您说安迷修前辈吗?”那个小孩睁着清澈的眼睛,与已经经过一百二十四年黑暗的那个安迷修完全不同。

        “他在第一百二十四年的第二天毁去自己的楼身,到天上去啦。他说,这样就能看见光明啦。”

        雷狮陡然震了一下,哑声道:“他就……不能在等一年吗……”

        那个小孩疑惑的看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恭恭敬敬的捧了一张纸上来,是安迷修的笔迹。

         “这是安迷修前辈让我交给您的。他说如果第一百二十五年的第一天有一个天神来找他的话,就把这个交给您。”

        雷狮拿起那张纸,手竟微微颤抖。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是怕……惊了我吗?

         雷狮良久没说话,道了声谢后就回到了天上,可他翻遍了魂灵记录册,都没有记载。

         “明天,都不准说话。”雷狮今天在大会上淡定的说出这种毫无意义的命令,让众神不知所措,大肆反抗。

         “嘘——”雷狮看着那几个吵的最欢的神,“‘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前辈,真的不把真相说出来吗?” 

       “不必了,把光明留给他就好了。”



然后就是——拖了很久的点梗终于来啦!

所以这次决定抽三个梗(我会猝死的😂

有小读者来点梗吗?(´。✪ω✪。`)

主雷安,看见什么我喜欢的别家的cp也会写(比如轰出喻黄啊什么的www

欢迎点梗啊啊啊啊(没有人我就很尴尬了

真的不要害羞啊!(你)大胆评论或者私信吧!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