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雷安】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天神的爱!

◆幽灵雷X通灵人安

◆是bcy100fo的点梗www

◆来自《飞鸟集》(我吹爆泰戈尔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泰戈尔《飞鸟集》

         在这个小镇里,什么东西对于安迷修来说都是新鲜的。初升的朝阳,日落的晚霞,夜空的繁星,或者偶尔能在夏夜的树林里看见的萤火虫,亦或是今天驻扎在这的自称“通灵者”的队伍,都可以让不过9岁的安迷修开心好久。

        每一天,安迷修都要跑到最西边的那座山。那是这个小镇里最高的地方,在那里坐着,往下一看,一切尽收眼底,日出日落的能看得清清楚楚。安迷修一到那儿就下不来了——除非师傅叫他下来练剑。

       山下有一条小溪,这山靠着海,自然就是这小溪的尽头。安迷修住在这头,森林在那头。大人们常说那森林里头有鬼,一到夏天的晚上就有“鬼火”,像安迷修这种小孩子是万万去不得的。

        安迷修并不听大人的,倒不是他羁傲不训,只是因为他曾经在夏至的夜里去过那头的森林。

        他亲眼见到了大人们口中的“鬼火”,而那些只不过是萤火虫。流萤纷飞,繁星满天。流窜的萤火虫仿佛“抟扶摇而上”了,飞到那天上去,变成了繁星。

        他在繁星中看见了他的神。

        他的神凭空出现在“繁星”之中,那深紫色的眸子里也是夏夜的色彩。他看见星辰大海在他眼睛里,自然会认为他是夏夜里的神。

        “我不是神。”他看出安迷修所想,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在这夜晚见个人,好久没见着人了。”也好久没有人能看见我了。

        “你看起来也只是个小孩子啊,没有人带着吗?”九岁的安迷修并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他好久没见到人。

         他没说话,在安迷修旁坐了下来,与他一起抬头看向星空。

        “那,那你的名字呢?你是怎么凭空出现的?”安迷修一见到人就很欢喜,他见着什么稀奇的事都很欢喜,这时候肯定是要拉着他问东问西的。

        “……叫我雷狮就成。”他没有回答第二句。

        安迷修也不会在意这一点,高兴地回道:“好,雷狮!那这里就是我们的秘密啦,我叫安迷修。那个……请多指教。”最后他装的像个大人,那滑稽的样子让雷狮忍俊不禁。

        雷狮不说话,安迷修的兴趣却被他挑起来了:“这里我们镇上没人敢来,他们都说这里头有吃人的鬼。可我只看见了你。我想如果他们说的鬼是你的话,那他们可算是瞎了眼了。”他托腮看着雷狮,“我明明只看着了一个神嘛。”

        “都说了我不是神。”雷狮很无奈地再次解释到。

        “那我可不管了,”安迷修牵起了雷狮的手,“我见着你的第一眼,就认定你是我的神,那你以后就都是我的神了。”

        雷狮定定地看着他,神色复杂。

        “走,带你去个地方。”

         安迷修把他带到了那山的顶上,没有树木的遮挡,星星看起来会更闪亮,一览无遗。

        “再等个把分钟,就可以见着日出啦!你在这看过吗?很好看的!”安迷修笑嘻嘻地看着雷狮,碧绿的眼眸没有经过人间的世俗,仿佛被圣水洗涤过一般,清澈纯真。

        雷狮没有抬头像安迷修一般盼望着日出,他盯着安迷修的眼眸,眼中就好像夜里繁星退隐太阳升起,光芒万丈。

        “别光看着我呀,这太阳可比我好看多了。”安迷修察觉到雷狮的目光,看向雷狮,提醒他这时太阳升起了。

        让安迷修没想到的是,他说完这句话后雷狮直接跑走了,他追着雷狮大喊“回来呀!”,但是丝毫不能阻止雷狮的脚步,又像刚见面时一样,凭空消失了。

        “啊,”安迷修停下了,“他果然是天上的神仙吧。”

       自此之后,安迷修在每年的夏至这一天都会跑到森林里去,有时候能见着雷狮,有时候见不着。

        见着他的时候,安迷修就会觉着高兴,也不质问雷狮为什么要在太阳升起时逃走——他想,神仙在升起时就该上班了吧,就像镇口的赵木匠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会和雷狮聊聊在这些年里发生的事,再细的小事他都会和雷狮讲,即使雷狮从没和他讲过自己的事,只是微笑着听着。

         见不着他的时候,安迷修就会在森林里乱窜,与流萤一起玩乐。累了就在草地上躺着看星星,什么都不做。有时候忘记了回去,在森林里过了夜,早上师傅一起来看到他没到就会跑到山上焦急地找他,找到了就得挨一顿训。但他还是很开心。

        没事的时候他会到森林里,有稀奇的事了也会跑到森林里和萤火虫说。这个森林就好像他的天堂,是他最美好的记忆。

        他越来越大,让他惊奇的是雷狮竟也随着他越长越大。

        “我还以为你们神仙是不会长大的呢。”十九岁的安迷修对着雷狮说道。

        “我说了几遍了,我不是神仙。”雷狮伸了个懒腰,“我只是为了一个人活在这而已。”

        “啊,”安迷修心里有些空落落的,“那个人可真幸运啊。”

        “嗯?”雷狮不是很懂,“怎么说?”

        安迷修踟蹰了一下,道:“他得到了天神的爱啊。”

        “哈。”雷狮笑了,神色就如同他们初见一般,“那你肯定是这世上最幸运的。”

       扑通。安迷修的心在听见这话后剧烈的跳动。他十九岁了,也知道爱情为何物,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你……”

        “安迷修,我为了你活在这世上。你十九岁了,好久不见。”雷狮说出之后如释重负,脸上的笑容也真了几分,让安迷修感觉繁星都黯然失色。

        “你还记得前世吗?我是被你救下的小幽灵,我们的性命被绑在一起。那个时候,”雷狮看起来温柔了些许,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温馨的事,“你是我的神。”

        前世你是我的神,今生我是你的神。

        安迷修被震惊到了,没有说话。

        雷狮却难得地话唠了起来:“你是通灵人,能看的见我。你想保护每一个幽灵,但是通灵者是消灭幽灵的。你们围剿时,只有我活了下来。”连那个一直跟着我叫我“大哥”的,都不见了。

       “我的力量强大,你也是通灵者中的佼佼者,我们俩联手穿过围剿,可惜的是……你到天上去了。明月无星相伴,这就是我离开你以后的生活,我陷入了休眠。”

        “我们的生命连在一起,你生我就生,你死我就死——虽然我已经死了;你长大我就长大。我通过这个找到了你,好在这是个小镇,我们还能安生得过——虽然我一直不喜欢得过且过这几个字。”

        雷狮没再说话,被安迷修一个接受的时间。没成想安迷修听完后直接扑在他身上,笑着说:“我的繁星还在天空里,那就很好了啊。”

        雷狮笑了,回抱住安迷修,轻轻吻上了安迷修,身体却渐渐消失,安迷修被他捂住耳朵,没有听见声音,也没有看到隐藏在森林中的通灵者。

       “我们在这儿等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你出来的时候,夏至日正巧是你力量最薄弱的时候——你可是属于黑暗的啊。”

       “哈,还想保护安迷修吗?当年他保护你而死,今生你保护他而死,也不算亏。”

       银色的枪上飘的硝烟还没散去,那子弹打在雷狮身上竟像打在实体上。

        是的,我不亏。我本就是来还他的啊,还我的神。

        安迷修发现雷狮的身体渐渐消失,泪水一下子涌上眼眶,却被雷狮虚无缥缈的声音打断:“我本就是来还你的,别哭。我不过是像以前一样,凭空消失了而已。”

         安迷修止不住眼泪,用袖子粗暴地擦了擦,深吸一口气大声道:“你不是说,我前生是你的神吗!我不知道我前生喜不喜欢你,但是我现在喜欢你!所以,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啊?!是天神的爱啊!”

         他慢慢跪在了地上,看着雷狮的身躯越来越透明,点点星光从他身上飘至夜空化作繁星,声音越来越小:“那就,给我活着啊。”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我的繁星在天空里,而明月无星相伴。

        他真的到天空里去了,我想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住。他从我指尖溜走了,溜到天空去了。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