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

扩列806403580,一起玩呐~

是一条咸鱼,最近沉迷雷安,也吃轰出

脑洞很多,但一般懒得写🙃(你)

混很多圈,永不退圈

最近沉迷雷安/轰出/忘羡

还有古风圈👌

(超级喜欢皮大啊啊啊啊)

是个白夫人(我吹爆起子哥)

偶尔会日粉丝主页🌚(误)

QAQ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咸鱼🐟

偶尔会画画(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死宅

【雷安】安迷什么?安什么修?什么迷修?

◆这个沙雕段子我早就想写了😂

◆论十八岁雷大爷的听力程度

◆极度沙雕,极度OOC,今天带耀哥玩

        “雷狮?雷狮?今天可不是休息日。”安迷修早上一起来就打理好了。昨天约好了要叫雷狮起床,但是他已经叫了三十分钟了,嗓子都哑了雷狮还是跟没事人一样。

        真是奇怪,明明昨天还说着“明天老子要和你一起上班”这样容易让人误会的话。今天却怎么都起不来。

        安迷修从雷狮的床边站起身,拿起自己的眼镜擦了擦,自言自语:“你不走我走了,我可不想被扣工资。”

        也许擦肩而过是常事吧,就在安迷修关上门的时候,雷狮醒了。

        他看了看时间,还没清醒过来,随意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了一句:“这傻逼骑士怎么不叫我起床。”后又睡过去了。

        “雷狮啊,虽然你不在乎这点工资,但是总得给人面子。”特别是我的。

        丹尼尔在这一个月的正式上班时间中已经是第二十九次看见雷狮压线进门了,还有两次迟到。现在他带着友善的微笑看着雷狮。

        雷狮看着丹尼尔的嘴一张一合的,但是根本没听见声音。当然他一点也不认为是自己的原因,所以很是诚实地回道:“院长,我什么都没听见。”

        “……”还挑衅哈。

        看着丹院长越来越友善的微笑,雷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回想了一下这一个月被丹尼尔拦在门口的原因,毅然决然地说:“院长,这是安迷修的错。”

        安迷修:人在办公室,锅从天上来。

        “……安迷修比你早到那么多你还说是因为他?”

        雷狮还是听不见,他有些不耐烦了:“都说了我听不见,你在叨叨什么。”

        ……谁给你的勇气。不过好像是真的。

        丹尼尔这根老油条当然知道察言观色,雷狮神情不似作假,他相信以雷狮的性格也不屑于作假。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了安迷修:“雷狮聋啦,你下来一趟。”

        ???我说怎么叫了他三十分钟他还跟死猪一样呢,原来是聋了啊。

       安迷修很欣慰,至少这件事不是他的错了……等等聋了?那打电话给我干嘛???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安迷修还想着评今年的五好医生呢,那自然也不能置丹尼尔话于不顾啊。

        “丹院长叫了安迷修下来啦!”

         “安迷什么?”

         “安迷修!”

         “安什么修?”

         “安迷修!!!”

          “什么迷修?”

         一下楼就见着我们可爱的护士长凯莉小姐朝着一脸懵逼的雷狮大吼大叫,听这内容应该是丹尼尔让凯莉来的。

       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了,凯莉差点就要打个电话叫安莉洁下来给他看看病了!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她福至心灵扫了电梯口一眼,正好看到安迷修……的呆毛!

        “别藏啦,本小姐看见你的呆毛啦!快点把这个残疾人士带走。”

        “你说谁残疾人士?”

        凯莉:……

        怎么你这个时候又听得见了???

        雷狮摆摆手,凯莉翻了个白眼就走了,安迷修也溜了出来。

       “咳,嗯……恶党。在下不是故意不叫你起床的。原因么……”他看了雷狮一眼,“想必你也知道了。”

       “啊?老子听不见。”雷狮用真诚的目光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最终无可奈何,带他去了神近耀的耳鼻喉科,差点连号都排不上。

        “哇你这边比我那儿还热闹啊。”安迷修听着门外此起彼伏的小孩的吵闹声,赞叹不已。

        神近耀也没想到是两位主治医生来他这里看病,手上把笔转了个圈,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黑口罩:“如果你过来是要交换的话,我没意见。”说着站起了身。

        “诶诶诶别!”安迷修赶快把神近耀按到座位上,不再打哈哈:“你看看雷狮,他好像听不见了。嗯或许说是有时听得见,有时听不见的,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没有什么外力的话,应该是睡觉的时候压迫了某个听觉器官形成了暂时性失聪,我觉得随便洗把脸就会好。”社会我耀哥,人帅话不多。还没等安迷修一脸懵逼完就按铃,直接pass掉他们了。

       (PS:以上分析全部瞎写)

        被赶出门外的安迷修第一次感到这么寒冷,他对身旁的雷狮说:“所以我们花了十五块的挂号费被赶出来干嘛呢?”他相信雷狮听得见。

       “不是我们,是你。记得明天还要叫我起床。”雷狮纠正了安迷修,转身就上楼上班去了。

       只留下安迷修在风中凌乱。

       “所以我花十五块钱给雷狮看病并且什么都没有还被人赶了出来是为了什么呢。”

        安迷修默默走回了诊室托腮,思考着这世界难题。

   

        今天的我也在欺负安哥呢(被打

      

        

        

         

         

      

评论(4)

热度(46)